关于推进生活垃圾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的提案
分享到:
日期:2018-05-16 来源:

 

一、背景现状:

1、生活垃圾正在增量化

首先,生活垃圾中居民废弃的包装蔬菜等塑料袋垃圾袋的使用量重新大幅上升;生活垃圾中厨余和餐饮等有机废物比例高达五成以上;其次,随着近年来快递与外卖行业的兴起,并且其普遍存在过度包装现象,导致包装材料类垃圾数量在逐年攀升;最后,垃圾回收工作正在萎缩。垃圾制造源源源不断地产生,加上回收下降,生活垃圾呈递增趋势。

2、无害化处理涉及面窄

目前上海处置生活垃圾最基本的分类是分为干湿垃圾两大类,干垃圾主要是掩埋,少量焚烧,厨余垃圾等湿垃圾处理基本上都是与干垃圾末端混淆处置的,基本上所有垃圾也是混合在一起处置的。目前上海关于无害化处理比较先进的是对湿垃圾的“堆肥”处理,如松江区叶榭“堆肥”处理,但其处理量占比不高。

3、资源化处置占比不高

本市当前媒体宣传较多的垃圾资源化处置的主要形式是焚烧垃圾能发电、以及垃圾灰处理制成绿化砖,以及垃圾堆肥。但目前这些形式处置率占比不高,掩埋仍是最主要的处置方式。此外,焚烧本身并不是国际上最先进的垃圾处置方式,焚烧二次污染的处置也是相当大的难题。而当前掩埋方式处理的垃圾其实是混合垃圾,虽然在收集时前端有过分类,但在后端处置中又重新混在一起了,有用垃圾掩埋使得资源化处置成为空想。

4、普陀区当前生活垃圾处理状况

2017年,普陀区共有常住人口135万,普陀区进入末端处置设施的生活垃圾日均计划量指标是1064吨,但由于生活垃圾量自然增长幅度高、全区各类创城固卫整治、“五违”综合整治(群租房整治、违法建筑拆除等)产生整治垃圾和生活垃圾量急剧增加等因素,截至20171115日,每天产生垃圾约为1150.813t,超计划量8.159%。在2017年,普陀区已完成新增垃圾分类居住区56个,覆盖户数51335户,普陀区在10个街道镇新增覆盖居住区81个,覆盖户数75946户,发放绿色账户卡65456张,开卡率86.19%,完成市分类减量联办年度计划指标。目前,我区生活垃圾处理方式主要为运输掩埋,以及焚烧处理,虽然当前区内建设有垃圾处理站,每天能够处置大量生活垃圾,可满足普陀区每日的垃圾产生量,但由于垃圾分类实行状况不佳,大量垃圾混合处理,导致生活垃圾中含水率过高,无法在800-1200°C的高温中快速燃烧,其二次燃烧产生的有毒二噁英气体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空气污染。

二、问题及分析

1、政府需要采取切实措施,在源头上推动生活垃圾的减量化。

一方面,虽然目前生活垃圾的回收、运输以及处置上的一些技术性难题已被逐步攻克,但当前尚未从法律层面明确政府、企业和市民在垃圾减量、垃圾分类、资源循环利用等方面的责任、权利和义务,因此持续稳定的激励机制和惩处约束机制也难以建立,导致原本一些具有建设性的减量化措施无法贯彻落实下去。因此生活垃圾减量分类需要政府对其进行法制建设支持,从源头上约束居民以及企业大规模地产生包装过度、不可降解的生活垃圾,并引导居民及企业对这些垃圾进行妥善分类。

另一方面,政府需要宣传与法律并举,普及“垃圾分类、人人有责”的社会观念,增强市民自觉参与意识,改变居民现有的垃圾投放习惯,并普及垃圾分类的相关知识,让市民分清垃圾种类,以提高垃圾分类的准确率。

2、前端“三四个桶”对应后端的“一个桶”,这是垃圾减量化中当前最急需解决的突出现实问题。

在垃圾分类上,居民个人对垃圾的分类处理意识尚未完全觉醒,目前能完全实行垃圾分类管理的小区数量也较少,目前垃圾分类兑现制度正在起步阶段。但更重要的是,居民的好不容易培养出的前端“三四个桶”的习惯,对应的却是后端的“一个桶”,极大地打击了居民对于垃圾分类的积极性。受制于目前垃圾回收车的老式设计、垃圾处置分片场以及运集时间的单一,居民分类好的垃圾仍又混到一起碾压掩埋。这将会极大地挫伤先行垃圾分类者的积极性。

3、政府应对垃圾处置的方式仍是注重掩埋,而不是减量化。

政府治理垃圾中减量化的理念是最弱的。而减量化却是日本、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在经历了几十年垃圾治理后找到的最有效的治理理念。日本、台湾人口稠密、土地资源有限与上海市情相一致。但上海现在仍在重复他们过去垃圾治理初期的老路,没有吸收他们最新的治理经验。

4、个人、企业、政府全社会的力量没有有效发动和汇聚起来。

全社会对于“垃圾围城”的危害认识不够深,治理行动力度不够。大部分城市的社区管理中,有大量的垃圾分类的宣传和推广,但往往流于表面,或者持续性不强,同时,没有配套的、持续性的软硬件保障,使得垃圾管理效果欠佳。

此外,从经济学角度看,个体总在寻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居民的心理的出发点也大致符合这个经济学的基本假设。由于个人的短视性,人们更倾向于选择短期的、可实现的利益,而此类环境问题的解决恰恰作用于公共利益,而且具有长期性,因此,绝大部分居民虽然认清了垃圾分类的重要性,但在行动上缺少根本动力,在垃圾分类等公共利益事业上体现出墨守成规的心理特点。尽管一些社区设有分类垃圾的回收站(),但居民习惯了以往的方式,不对垃圾进行初步分类,将纸制品、塑料制品、金属、厨余垃圾废等混合丢弃。因此,在垃圾分类回收的第一个环节,也是最重要的环节上,垃圾分类几乎是无效用的。

三、提出建议

1、政府对相关配套政策和法律的完善。

相关配套政策和法律的完善是垃圾分类收集工作的前提。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要开展垃圾分类收集这样一个大规模的、长期的、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活动,切实可行的规章制度、实施方案、对违反者的处罚方式以及相关的配套政策是必不可少的。

将国内外其他城市在垃圾分类收集工作中的成功经验与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制定出符合我国垃圾分类的政策法规,使此项工作的开展有法可依、有据可循。同时,政府应给予有关部门、相关企业必要的政策扶持和资金支持,鼓励各类立志于环境保护的民间组织参与,利用经济杠杆推动垃圾分类收集向社会化、市场化、产业化方向发展。

2、推行企业化、市场化的管理工作。

从许多发达国家的成功看来,企业化管理、市场化运作时垃圾分类收集工作发展的必由之路。在以往对垃圾的处理中,环卫部门既是监督机构又是管理和执行单位。政企不分,不利于形成有效的监督和竞争机制。

我国可以借鉴美国、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结合我国经济制度,逐步成立、扶植一批专业的垃圾分类处理相关企业,并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自行发展,逐步形成规模,并研究探索对企业投保垃圾分类相关保险实行保费补贴支持政策,为企业提供有效的风险管理服务。

此外,政府也可以设立基金,引导和鼓励各企事业单位和科研院校合作,建立产学研合作机制,借助“互联网+”理念,有效提升垃圾处理产业的科技水平。

3、提高公众的正确分类意识。

政府可以通过网络、电视、广播、报纸、宣传板等手段,开展系列宣传教育活动,设专题、专栏介绍垃圾分类,使公众更加明确各种垃圾的正确分类及现行相应的规章制度。教育机构也应重视孩子意识灌输和习惯培养,在学校里通过知识传递与实践相结合的方式,让孩子们从小养成将垃圾分类丢弃的习惯。另外,常用术语、工作标准上要严格把关,对垃圾分类的相关技术标准也应统一确定。

比如政府的环保部门印发图文并茂的垃圾回收日历,在专门用于回收各类垃圾的不同颜色的垃圾袋上标识明显的各类图案,同时将垃圾的收费标准一同发给每个家庭,让居民们清楚垃圾种类和回收时间。或者政府环境管理部门还定期给居民授课,内容就是与循环经济相关的各类知识,并可设立“垃圾减量分类推进月”,进行广泛的普及教育活动,期间对推进循环利用有功劳的人士加以表彰。

4、可与互联网相结合,发展“垃圾分类互联网+”。

可以充分运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最新技术,科学合理配置环卫资源,实现环卫管理的精细化、科学化、智能化、系统化。可以完善垃圾分类源头追溯制度,对每个垃圾袋进行三级编码,实现垃圾“见袋识主”,便于监督考核;并制定智慧环卫发展规划,推动政府、企业、社会在环卫大数据领域的“共有、共享、共赢”;完善智慧环卫系统云平台整体解决,对垃圾分类和处理过程进行全程监管;将垃圾分类奖励机制积分化,与公民个人信息绑定,每次成功的垃圾分类均能获得积分,公民可使用积分购买生活日用品。